网上预约祭扫首日 上海各公墓迎来7.86万祭扫市民


社交距离是控制传染病最基本的方法,尤其是呼吸道传染病。首先,我们使用“非药物策略”,因为你没有任何特定的抑制剂或药物,你也没有任何疫苗。第二,你必须确保隔离任何病患。第三,密切接触者应该隔离: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试图找到所有密切接触者,并确保他们被隔离。第四,暂停公众集会。第五,限制移动,这就是为什么会有“封城”的出现。

问:那么现在的策略是什么?争取时间找到有效的药物?

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我们在11月已经有了群体病例。我们正试图更好地研究病毒的起源。

美国的科技能力和政府动员能力还是可以放心的,正在不断提高效率、发挥作用。

问:其他控制措施呢?例如,中国在商店、建筑物和公共交通车站的入口处积极使用温度计。

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,这种病毒在环境中的稳定性。因为它是一种包膜病毒,人们认为它很脆弱,对表面温度或湿度特别敏感。但从美国和中国的研究结果来看,病毒似乎在某些表面上非常抗破坏。它可能能在许多环境中生存,这个我们需要有科学的答案。

疫情虽然是公共卫生议题,但背后涉及政治、经济、外交等一系列问题。科学家可以给出技术解决方案,但最终的防控政策需要纳入经济、政治、社会心理等各方面考量。我们在理解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抗疫政策时,都应注意到其中的复杂性,防止想当然地“捧一踩一”。

问:许多科学家认为,瑞德西韦是目前正在测试的最有前途的药物。你认为中国的临床试验什么时候会有数据?

美国《科学》杂志当地时间3月27日刊登了其对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的采访。《科学》杂志(Science)是美国科学促进会出版的一份学术期刊,为全世界最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。

确诊数量对标中国,会强化“刻板印象”